遅いだよ、ゲロブタ!でも…ありがとう…

你来得太晚了,呕吐肥猪!不过…谢谢你…

—— 西园寺日寄子


西园寺日寄子 | 西園寺 日寄子
Hiyoko Saionji
超高校级的日本舞蹈家
西园寺日寄子 Illustration.png
个人信息
身高 130cm→168cm
体重 31kg→47kg
生日 3月9日
胸围 64cm→88cm
BMI 18.3→16.7
血型 B
个人状态
存活状态 存活
身份 希望之峰学园第77届本科学生
曾经是绝望残党
人物关系

父亲(唯一支持她的人)
小泉真昼 (唯一的挚友)

罪木蜜柑 (自己欺负与捉弄的对象)
出身学校 金光女子学院
登场作品
游戏 弹丸论破2
动画 弹丸论破3 绝望篇弹丸论破3 希望篇
演员
日语声优 三森铃子
英语声优 Kira Buckland
舞台剧演员 水越朝弓

西园寺日寄子(西園寺 日寄子),在超级弹丸论破2 再见绝望学园当中登场的,希望之峰学园第77届学生。

其才能为“超高校级的日本舞蹈家”。

角色简介

日本舞蹈界期待的新人,在海外也有很多公演。但由于其不像是高中生的外表以及可爱的声音,所吸引的顾客阶层似乎也稍微有点偏。

由于某些原因,总是以尖酸刻薄的话语使自己与大家隔阂,即使对于比自己弱小的生物也是毫不留情。

除了毒舌,她在游戏中曾经自述“除了跳舞以外什么事我都做得笨手笨脚”,实际上她本人连衣带都不会系。

在游戏音频中西园寺的笑声是「クスクス」。

喜欢的事物:气泡纸

讨厌的东西:说教、酸的东西

角色经历

进入希望之峰学园前

她出生在日本传统舞蹈世家·西园寺家,是家族中的独女。

西园寺家在业界享有重要的地位,然而在表面的光鲜背后却曾经有过很多次的阴谋,曾经有过因为内部斗争而互相投毒、故意在演出时捣乱这样的事情,而即使是她本人,也曾经无数次经历过诸如鞋子里被放了针、床底下有死老鼠这样的威胁……

起先她与自己的父母生活。她很爱她的父亲,因为他一直支持她,也喜欢看她跳舞……然而因为他是婿养子,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因此她想要在成为家族的当主以后保护父亲。

后来她离开父母,被她的祖母(西园寺家现任的当主)抚育,为的是延续家族的传统。

西园寺在被祖母抚养期间不能与父母见面,大概是祖母觉得父亲对她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虽然认为祖母是个老巫婆,但是西园寺对于抚养自己的祖母还是心存感激的。

因为她从小的这些经历,也就使得她养成了现在的性格,还使她萌生了选民思想。

后来她进入金光女子学院读书,直到后来被希望之峰学园选中而来到了学院中。

希望之峰学园第77期本科生

她作为希望之峰学园第77期本科生入学,后来因为目睹了七海千秋遭到虐杀的画面而变成了超高校级的绝望,随后在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发生后从校园中逃出,向世界散播绝望。

弹丸论破3 绝望篇

第1话 我回来了 希望之峰学园

雪染来到教室时,她是在教室里上课的五个人之一(迟到的罪木算在其中)。

第2话 对你展露内心

她偷了忌村静子的媚药并且放到了花村做的土豆炖肉里,导致全班同学都中了媚药,自己也差点被花村给推了,幸好七海出手相救,雪染也因此为契机教导七海用游戏来交友。

第3话 向所有的未来告别

这一话开始时,西园寺和她的同学们往教学楼走,期间日向在镜头中一闪而过。

这天稍微晚些时候她和同学们在学校的公园里玩。

几天以后,她发现小泉因为得知佐藤被人杀害的消息而哭泣时去安慰小泉。

第5话 终结的开始

雪染再回来以后发现西园寺长高了很多,为此她吓了一跳……但是听到西园寺说自己可以把罪木的骨头掰到任何角度以后,吐槽说她的性格还是没变。

第10话 你面对以希望为名的绝望展露微笑

她和大家一起去寻找不见了的七海,但由于目睹七海被江之岛虐杀的画面导致绝望。

第11话 再见 希望之峰学园

在最后一次班会中在听了雪染的寄语后展露出了蚊香眼,随后与其他人藉由教室爆炸的契机逃脱,向世界散播绝望。

绝对绝望少女

77届的所有学生(包括神座出流)被苗木诚等人抓获,然后被送往贾巴沃克岛的新世界程序进行重塑,因此发生了2代的剧情。

弹丸论破2

她在牧场里,日向和她搭话时她正在踩蚂蚁(后来还叫日向也跟着一起来,被拒绝以后就嘲笑他没胆)。

在正篇剧情当中说了很多嘲笑和讥讽他人的话,而且经常使唤别人与欺负罪木(连爱岛模式都说罪木是“玩具”),于是在第三章当中就被日向吐槽“腹黑成这个样子,反倒有种清爽感”。

第2章 海与罚·罪与Coconuts

她因为自己不会系衣带而没去洗澡,结果自己的体味已经重到闻得到了……被终里发现以后她起初不承认,但是被指出以后她哭了,并且说了自己笨手笨脚的事。

小泉答应帮她洗澡和系衣带以后她又开心了起来,两人因此没有参与新岛屿的搜查(这是本作的隐藏剧情之一,具体内容可以查看小泉的个人页面)。

那以后,西园寺和小泉之间的关系就走得很近,她称呼小泉为“小泉姐”。

黄昏症候群杀人事件的游戏当中西园寺是“B子”。

在九头龙产生杀人的意图以后,她被伪造的信件骗到海滩小屋并且被迷晕,在醒来时因为看见了死去的小泉而惊恐地从小屋中跑出去,因此在海滩上留下了脚印以及被大家目击到了自己。

在搜查中因此她表现得很不安,在机场里被狛枝问及案发时间自己在做什么时,她撒谎说什么也没做并且跑掉了,在学级裁判开始时又想要逃跑,结果被黑白熊强行带了来。

在学级裁判上她首先被指认为犯人,但是后来经过日向、七海等人的议论(实际上还各砍了一次九头龙和边古山的反论)以后,证明了她是无辜的。

她说自己为小泉的死而难过,想要替小泉报仇……最终日向指出边古山是真的犯人。

第3章 海风清香的死路一条

她在餐厅里做了一个祭坛以纪念小泉,但是因为做出来的祭坛看上去太恐怖差点被大家拆掉……起初她不承认,但是听到大家想要拆掉祭坛时急哭了,说自己果然不希望它被拆掉,虽然自己想把它做得好看点,但是除了跳舞以外的事情自己都做不好。

在众人安慰了她一番以后她决定原谅除了罪木以外在场的所有人(罪木:为啥又是我?!)(仿佛看到她给自己立了个Flag)

在新的岛屿开放时因为自己不想搜查,而怂恿终里前去搜查。

当天晚上因为想要纪念小泉找来七海和澪田在演唱厅办了追悼会,并且委托日向来摄影(三章隐藏剧情之一,详见“轶事”),开场前她对澪田说如果表演得不好自己就马上把她赶下台去。

表演时西园寺在跳舞(那个,小泉看到这三人同台表演真的不会笑到活过来?)

九头龙第一次出院后向大家道歉时始终不肯原谅他,并且说是他害死了小泉和边古山,即使九头龙下跪道歉还是说“你以为那种程度就可以取得原谅吗?”,但是在目睹九头龙切腹后大惊失色并且喊出“你在做什么啊?!”。

在九头龙再次被送去医院后,她露出了脸红的表情,当被七海问及“你认为现在小泉如果看见了会怎么想”的时候她只是含糊地说“她会非常生气的吧?然后……”

实际上因为这件事她的性格也开始有所改观,只不过好得有限。

在九头龙完全好了以后来参加澪田主催的派对,听到澪田的歌以后说“这样的名曲可没听过啊”(这方面小泉也是和你合得来啊)。

在目睹二大为了救终里而濒死以后说“我们现在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价值”,并且警告其他人不许胡闹,因为自己不想因为别人胡闹而死掉(只见西园寺高高立起了Flag)

绝望病蔓延时,她被狛枝欺骗跑去电影院附近找小泉,发现被骗以后想要剥掉狛枝的脸皮。

在医院里她建议大家采取隔离措施,最后被采纳了。

她是住在汽车旅馆里的人之一,在日常通讯时田中提到她因为害怕自己被传染而将自己关在屋子里。

后来她因为想洗澡却没法系衣带而苦恼,后来听取了索尼娅的建议后来到演唱厅,却见到了把澪田骗出来意图杀害的罪木,因此被罪木割喉灭口,尸体被捆绑在柱子上。

第5章 你面对以绝望为名的希望展露微笑

在结尾时被通过程序模拟出来,利用澪田捉弄十神。

由于所有事件都发生在程序之中,因此她只是意识消亡,当时在游戏中藉由雾切响子之口说出他们其实还有醒来的可能,这一点后来在弹丸论破3的希望篇当中得到了兑现。

弹丸论破2.5

西园寺在本作当中是长大后的形象,性格也比实际上好。

最早出现在学校大门口的镜头当中,当时她和罪木并排走着(两人的关系比现实中好得多,从后面的剧情看两人经常一起上下学)。

再出现时是在教室里,当时还没有上课,她在和小泉聊天。

狛枝不小心踩到玻璃瓶并且撞倒罪木以后她打了狛枝,理由是因为她觉得只有自己可以欺负罪木。

左右田被“世界的破坏者”杀害以后她和其他同学来参加追悼会(也看得出这里的她也很关心其他的同学)。

弹丸论破3 希望篇

西园寺和其他在程序中死亡的同学被融合了神座出流人格与才能的日向唤醒,大家一起赶到未来机关总部支援苗木等人。

77届的众人赶到后与强袭部队发生了交火,这期间她被“超高校级的美甲师”攻击(团队领袖给我出来,是谁让她扛嘲讽的?),在躲避攻击的时候喊出了“真是的,谁来救救我啊![もー!誰が助けでよ!]”的话(因为CV梗的关系这里被一些LL教众脑补成了海未错拿了花阳的台词)

罪木在危急时刻赶到将敌人击倒并救了她。她因此抱怨罪木来晚了,但是还是以傲娇的方式感谢了她(也就是页面开头那句话)。

随后与其他同学们赶去说服御手洗亮太,西园寺在终里说了“我赞成”以后说“愿意的话就来吧”。

在成功说服御手洗以后大家录制了以绝望残党的名义宣布对此次事件负责的视频并向全世界播发,在视频中她的站位是前排左起第三位(在小泉的右边)。

随后上船时,西园寺和小泉一起走在队伍最后面,目睹狛枝对苗木的痴汉行为以后说“这家伙的恶心程度变本加厉了啊”。

爱岛模式情报

西园寺的“希望的碎片”

  • 第一片碎片

她很喜欢像组合糖果、和三盆糖果这样的可爱的东西,以及如行家艺术一般的日式糖果。虽然没少被西园寺的毒舌和假哭整的团团转,但日向还是觉得“有些了解她了”。

  • 第二片碎片

她认为世界是由被选中的人和为他们服务的奴隶组成的。她就是这样一个拥有选民思想的人。当然她自己就是个被选中的人。

  • 第三片碎片

作为日本舞蹈家系的西园寺家内部很复杂,她是因此而讨厌自己的家名且感到寂寞吗?还是这一切都是她用来欺骗人的演技?在她那捉弄人的假哭背后,真相仍然是个谜。

  • 第四片碎片

人们不应事事追随欧美的潮流,而是更应该保护好身边的东西。因为听到了日向“真不愧是舞蹈家式的想法啊”的感叹,于是她邀请日向下次去看她跳舞。

  • 第五片碎片

她又想用假哭来耍的日向团团转了,但是那其实并不是虚假的眼泪…?总之,听到日向说她是同伴的西园寺嘟囔着“你真是个老好人,但是这样也不坏”这种话。

第50天友好度MAX的结局

终于能够回到原本的世界,西园寺想要马上回到家里去在榻榻米上打滚,以及想要在澡堂里泡澡。

她问日向最想做的是什么,日向回答说想做的事很多,那其中想要好好地看一次她跳舞的样子。虽然嘴上说着“很怀疑像日向哥的普通人到底能不能了解我有多厉害”的话,但是她也没有明确地拒绝,于是日向说自己会引颈期待了。

日向的态度让西园寺想到了一直支持自己的父亲,而日向在知道这些以后也说自己无论何时都会支持她,结果又一次被假哭耍弄了……

但是面对日向“你在我面前怎么哭都没关系”的话,西园寺说她不会再哭了,因为她觉得即使哭也保护不了别人,无论是一直支持自己的父亲,还是作为她的仆人的日向……

于是她与日向约定了彼此的主仆关系,日向觉得虽然说不了解西园寺家的那些家族斗争之类的事,但是如果能多少帮她一把也是好的。

爱岛是日向当仆人,绝少是狛枝当仆人,苍天饶过谁23333

西园寺的内裤是儿童的型号(现在她长大了应该会换一条大点儿的……)

获得技能

扇舞

这是一个高潮推理当中有效的技能。

进行高潮推理时不正确的图块会自动消失。

设定集人物评价

人物 评价 人物 评价
日向创 性格悪いぞお前……
你性格可真坏啊……
终里赤音 ちっこいなあ
小家伙啊
狛枝凪斗 お風呂入っておいで
到这来洗澡吧
七海千秋 不器用なんだよね
笨手笨脚不算什么哦
十神白夜 豚足ちゃん……望んでいたモノだ
被叫做小猪蹄正合我意
索尼娅 本当は心の優しい方なんですね
实际内心很温柔呢
田中眼蛇梦 腐臭が目に染まる!
腐臭侵染了本王的双目!
小泉真昼 洗いっこって恥ずかしいんだよ?
一起洗澡什么的有点害羞呢
左右田和一 大人の色気がなんだよなー
没有大人那种色气
罪木蜜柑 どうしでそんなひどいこと言うんですかぁ
为什么要说这么过分的话
花村辉辉 帯をくるくる……ってね
把衣带一圈一圈地……
澪田唯吹 淚の全力疾走っす!
《泪流满面的全力奔跑》哟!
二大猫丸 三食しっかり食べるのだ!
一日三餐好好吃啊!!
边古山佩子 理解に苦しむな
难以理解
九头龙冬彦 身長のことを口にすんじゃねー!
身高的事轮不到你说!
那么现在可以了吧?
莫诺美 着物ってステキでちゅよ
和服很漂亮哟
黑白熊 往生際の悪いロリっ子だね!
你是个做事不干脆的萝莉啊!

轶事

隐藏剧情“和风洋风表演会”

和风洋风表演会[和洋のセッション]”是第三章当中的一个隐藏剧情。

这个剧情的触发条件是在你拥有礼物“玩具照相机[トイカメラ]”的情况下,在第三章日常篇的第二天(也就是探索完新岛屿后)早上在未来旅馆的门口找西园寺对话,然后在自由活动时间就会自行触发剧情。

需要的礼物——玩具照相机

玩具照相机

礼物编号:No.061

可以在扭蛋机里转到,或者用50枚黑白熊金币在自动贩卖机交换。

其他人对于该礼物的好恶:没有

礼物说明:便宜的照相机。由于质量问题,它拍出来的照片有时会失焦或者有奇怪的颜色。但奇怪的是,这实际上使它更受欢迎。

对话

与西园寺的约定
讲话人 日语台词 中文翻译
西园寺日寄子 总觉得啊,每天早上在餐厅集合已经成为惯例了呢。

今天我明明必须去超市找一样东西的……

日向创 找东西?需要帮忙吗?
西园寺日寄子 不用。只是找个照相机而已,我三两下就能找到的。
日向创 照相机的话我有一个,嘛,只是那是个玩具罢了。
西园寺日寄子 啊咧,是这样吗?

嗯,那么……反正也是需要摄影师的……

日向创 你、你要做什么啊?
西园寺日寄子 那个,哥哥!有件事想拜托你。
日向创 ……先让我听听是什么事吧。
西园寺日寄子 今天集合结束后请来一下演唱厅!记得带上照相机哦。

反正你也很闲对吧?可以吗?

日向创 (……该怎么办?)
此处选择“我有空(暇してる)”
西园寺日寄子 啊哈哈!知道自己分量的人我并不讨厌哟?

那么说定了啊!一定要来哟!

日向创 (……不小心就和她约定了,这样没问题吗?不会让我做奇怪的事情吧?)
额外剧情触发
讲话人 日语台词 中文翻译
日向创 接下来和西园寺有约啊……

在演唱厅用照相机……她到底想做什么呢?

(这么想着的日向来到了演唱厅)
日向创 喂,西园寺,我来了。
西园寺日寄子 真慢啊,哥哥!
澪田唯吹 哦呀哦呀,这不是创酱吗!怎么了?
日向创 诶?澪田……还有七海?你们怎么……
七海千秋 啊,难道摄影师是日向君吗?
日向创 摄影师……?等等,你在说什么啊?
西园寺日寄子 啊~啊,理解能力可真差啊……我以为不用说明你就会明白的。
日向创 (什么差不差的啊……一点提示都没有我怎么可能明白。)
七海千秋 那个,是这样的,我们要举行小泉的追悼仪式。
日向创 小泉的……?
澪田唯吹 真昼酱之前说要拍下演奏中的唯吹的样子呢。

还有,她也说想拍日寄子跳舞时的样子……

所以我们准备在这里一起表演!取名为追悼表演会!

日向创 啊,原来如此……所以让我来拍照啊。

这不是很好吗?小泉也一定会高兴的。

西园寺日寄子 你这样想的话……是答应接受摄影师的工作了?
日向创 ……怎么办,责任重大啊。
西园寺日寄子 啊咧?难道你要说不做吗?
日向创 不,我做啦。

我可能达不到小泉的水平,不过……会尽全力去拍的。

七海千秋 拜托了。

我也会尽全力去演奏的。

日向创 诶?你也?!
七海千秋 一开始,从澪田同学那里得知这件事,本来是打算围观的……

但是你看,我在仓库里找到了这个。

日向创 这个是三角铁……?
七海千秋 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演奏了,参加就没问题了吧?

我不想只是在旁边看着,而是想和大家……一起悼念小泉。

澪田唯吹 没问题的说!这个舞台要的不是技术而是真心!
西园寺日寄子 嘛、嘛……无所谓啦。这样小泉姐也会更开心的吧。

但是如果你表演得太烂的话,我马上就会叫你停止的!

(经过一番准备,小泉追悼表演会开始了)
澪田唯吹 喔哦哦哦哦哦!让寂静的小夜曲闪瞎你的双眼,让红色从指尖染遍全身吧!
西园寺日寄子 (少女舞蹈中)(音频是她在哼着伴奏的声音)
七海千秋 …… (敲三角铁ing)
澪田唯吹 啊哈哈哈!令人麻痹的快感啊!
七海千秋 …… (敲三角铁ing)
日向创 (七海心无旁骛地敲着三角铁……

明明是三个人三种风格、胡乱的组合在一起……可是,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协调感。

现在步调完全不一致的我们……什么时候能像她们一样呢?

…………

小泉,这个演奏你听到了吗?西园寺的舞姿你看到了吗?……

不仅仅是小泉……还有边古山、花村和十神……你们都看到了吗?

我们绝不会忘记你们,绝不会!

还有,我们不会辜负你们的死……大家,一定会从这个岛上出去!!)

所以死去的各位如果看见了真的不会笑活过来吗?

才育计划中与狱原相关的剧情

えっ?蟻さんを…どうするって?潰すとか…聞こえた気がしたんだけど…

诶?你说要把蚂蚁先生……怎么样?权太好像听到什么“压扁”……

—— 狱原权太


西园寺对待比自己弱小的事物毫不留情,而且游戏中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在踩蚂蚁,因此也有了经常虐待昆虫的设定。而V3发售以后,该作的人物当中有一位听到别人讨厌昆虫或者虐待昆虫就会炸毛的昆虫学家——狱原权太,有人就猜想如果西园寺踩蚂蚁的时候被狱原抓包了会怎样……

实际上在才育计划当中就真的出现了上述的剧情,当时她还想嫁祸给莫诺美,吓得莫诺美赶忙在一旁替她开脱并且强行带她去看狱原的昆虫鉴赏会(莫诺美还因此被她呵斥了,但狱原叫她们不要吵闹)。

(幸好是这样,不然这件事的结果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图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