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iko-Yumeno-Pixel-for-Spoiler-Page-Template.gif
本页所有内容均涉及剧透
根据社区讨论,剧透内容没有进行相关处理,您可以从目录中查看内容概要;
如果包含您尚未通关的内容,可能会对您的游戏体验产生影响,请自行决定是否要继续浏览,谢谢!
日向创 | 日向 創
Hajime Hinata
超高校级的???
日向创 Illustration.png
个人信息
身高 179 cm
体重 67 kg
生日 1月1日
胸围 91 cm
BMI 20.9
血型 A
喜好 草饼
厌恶 樱饼
杀戮游戏
参与事件 贾巴沃克岛的自相残杀
个人状态
存活状态 存活
身份

希望之峰学园第77届预备学科生
神座出流

前·超高校级的绝望
人物关系 无名父母
出身学校 小高高中
登场作品
游戏 弹丸论破2
动画 弹丸论破3 绝望篇
弹丸论破3 希望篇
演员
日语声优 高山南
英语声优 Johnny Yong Bosch
舞台剧演员 横浜流星

日向创日向 創)是《超级弹丸论破2 再见绝望学园》的主角,希望之峰学园第77届学生。他的才能为“超高校级的???”。

日向创是希望之峰学园预备学科学生中的一员,他原来无才能,但被选中参加了“培养超越常人的天才”的神座出流计划予以培养,并被人造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自此拥有了无限的才能。

在《弹丸论破3 绝望篇》中,他因受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鼓动而帮助她开始进行毁灭世界的计划,此后来到贾巴沃克岛并主动进入新世界程序

在《超级弹丸论破2 再见绝望学园》的最后和《超级弹丸论破2.5 狛枝凪斗与世界的破坏者》中,在打败了黑幕后,他和其他幸存者留在了岛上,等待其余的同学们醒来。之后,在《弹丸论破3 希望篇》中,他们回到了海上平台并说服了御手洗亮太,防止了洗脑动画的传播。

另外,在《超级弹丸论破2.5 狛枝凪斗与世界的破坏者》中,日向成为了世界的破坏者。在《新弹丸论破V3》的Demo中也有出现。

角色简介

日向创是《超级弹丸论破2》的主人公,不仅没有了来到贾巴沃克岛上的记忆,连自己的才能都忘了。在发生离谱的自相残杀时,为了生存而找出犯人并前进着。

才能

原本的日向是没有任何才能的普通学生,他在接受了神座出流计划以后,变成了“超高校级的希望”,并被给予了“神座出流[カムクライズル]”的名字。

超高校级的希望

需要注意的是,“超高校级的未来”这个称号是玩家所起,并不是官方的称号。

由于日向本身就是神座出流,因此他是拥有任何才能的,超越古往今来所有天才的天才。

虽然在神座出流计划当中他因为脑部受到了直接干涉而失去了所有的感觉、情感、思维、兴趣等东西而变得只拥有才能,但是现在的日向已经重新找回了“真正的自己”,并且将原本的人格与神座的人格融合在了一起,现在的日向既不同于原本没有才能的自己,也不同于只拥有才能的神座,而是两者共存的全新的他。

也因此现在的他被玩家戏称为“日向出流[ヒナタイズル]”或者“神座创[カムクラハシメ]”。

人物经历

希望之峰学园第77期生

日向创自小便憧憬着希望之峰学园。有才能的人们,被希望之峰学园认定后能够入学毕业,人生就等同于已经成功了。他对没有才能的自己没有自信,希望变得强大,可以被人依靠。长大后,他确实加入了希望之峰学园,不过只是加入了预备学科,这是一个刚刚创立的,依靠金钱让没有才能的人入校,并享受希望之峰学园式教育,从而挖掘潜能升入本部的学科。以这种方式进入希望之峰学园的日向创并没有感到很高兴,而是依然因自己没有才能而苦恼着。他对进入本部有着强烈的愿望,而预备学科内散漫的氛围无法让他安心,于是他经常在校园内独自徘徊。

日向对于才能的渴望催生了他对于参加神座出流计划的向往。神座出流计划以最初一代校长神座出流命名,旨在选拔向往才能的学生,通过手术而使人可以人为地获得才能,并成为人类的希望。在计划秘密进行期间,档案上的记录是日向被希望之峰学园开除了。但在日向不知情的情况下,学园对日向进行了非人道的实验,并抹除了日向的所有记忆。

由于预备学科是用钱就能进入的学科,预备学科生在校内常常受到非议的眼光,也往往不受学园重视。希望之峰学园理事会成员利用了日向对才能和希望的向往,将他用作了一只小白鼠,消除了他所有可能干扰实验的感觉、情感、思维、兴趣等,将与他的过去有关的一切压在了记忆的最深处。学园通过对日向脑部的直接干涉,将日向变为了一个只有才能的人。他是希望之峰学园所有教师和研究人员的结晶,他是超越古往今来所有天才的天才,他即神座出流本身。希望之峰学园将他作为人类的希望,并给予他“超高校级的希望”头衔。之后,学园销毁了关于神座出流计划的所有相关证据。

弹丸论破3 绝望篇

DR1 本段内容出自电视动画《弹丸论破3 -The End of 希望之峰学园- 绝望篇》。
第1话 我回来了 希望之峰学园

日向站在希望之峰学园的喷泉前,凝望着本科教学楼。他回想起人们知道他是预备学科生时的反应,大脑又开始隐隐作痛。突然,“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七海千秋在边走路边低头玩着游戏时撞到了他。七海继续走着,但日向听到了游戏的BGM后问起了七海,“游戏是‘Gala-ω’吗?”

——你知道这么久远的游戏吗?

——啊……啊。

——这可是名作啊,超级名作啊!

——嗯,我曾经连续通关五周目过。

——真的吗!

——啊啊,真的。

——连我都花了10个星期才做到的~

——那你比我厉害啊……

——但是除了我以外还有人这么厉害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啊。下次要让我看看哦,约好了。

——嗯,啊……哦。(脸红)

—— 动漫中这一段的对话


    

雪染千纱前来将77届本科生同学找回学校。在找到七海时,根据制服认出了她旁边的日向是预备学科生,并向七海解释了学校新设立的预备学科。刚刚被抓来的御手洗亮太此刻正准备逃跑,雪染回身去扔着匕首追。日向发现本科的学生们比自己想象的要乱来,不过不愧是拥有才能的学生。

七海坐在喷泉旁,边玩游戏边回话到,才能并不是终点,只是把人限制住的工具,真正没有才能的人才可以做到自由。玩家只有游戏,但没有才能的人就可以达到任何程度,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雪染将七海带走的时候,在雪染背上玩着游戏的七海向他挥手道别,日向慢慢的微笑了起来,心里记住了七海的话。

最后,董事会的成员聚集在一桌,桌上摊着一份日向创的受验者诊断结果报告书。

第2话 向你倾诉我的真心

日向躺在校园内喷泉旁的长椅上仰望着天空,被突然伸出头的雪染吓了一跳。雪染说一个人消磨时间多孤独啊,顺便问了日向为什么要进预备学科。日向说虽然自己从小就憧憬着希望之峰学园,所以进入了预备学科,但还没有下定决心(加入神座出流计划)。而不知情的雪染以为他收到了来自本部的邀请,于是日向岔开话题,问雪染为什么要关注“像我这种”预备学科生。雪染当场反驳日向,不要说“像我这种”,而要多拿出自信来。

绝望篇 第2话 天愿和夫与日向创的对话.png

雪染走后,天愿和夫来到喷泉旁,坐了下来。天愿前来询问日向对于参加计划的意见,日向表示还没有想好。天愿感慨到,虽然不适合说出来,但天愿自己并不赞成这个计划,希望日向不要勉强,不要畏惧平凡。日向谈及了自己的难处,如果不参加计划就无法补齐学费,但天愿劝他可以回到原来的高中继续读书,每个人都可以活成自己的样子。

在下午离开学校的时候,七海在校园大门处玩着掌机等日向,拉他一起去游戏中心玩新上架的格斗游戏。她用了雪染老师对她说的话,“和大家一起玩的话,游戏会变得更有趣哦”。

次日,班上新来了一名转校生,以嚣张的语气做了自我介绍。她说自己叫九头龙菜摘,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班上这群废物一般对待,姑且请多指教了。

第3话 向所有的未来告别

在本话开始时,日向创在计算机室内浏览着希望之峰学园的主页。日向也曾希望拥有才能并籍此成为本科生的一员,但当与其他本科生对比时,自己没有任何才能的事实让日向感到沮丧。

日向在预备学科教室坐着吃面包。九头龙菜摘来找日向,并说日向一直在盯着本科,也没有朋友在那吧。她又说自己是超高校级的妹妹,因为自己的哥哥九头龙冬彦以超高校级的黑道身份被希望之峰学园选入本科生,而九头龙也是她自己的老家。当日向说她被选入预备学科来就证明学园没有认可她的才能时,九头龙辩称自己的才能还没有确定呢,自己和其他泛泛之辈不同,不管怎样都要进入本科。随后提出“如果本科有人退出的话,不就可以替补入学了么,比如超级惹人厌的雀斑女之类的”。但她所说的话被一旁的佐藤听到了,因而与九头龙菜摘吵了起来,提到了在初中时摄影部似乎菜摘就对小泉不满。随后小泉真昼赶来这个班上劝架,但被菜摘狠狠的嘲讽了。

傍晚的喷泉旁,日向和七海千秋坐在长椅上联机玩着《Gala-ω》,日向笑着认输,但被七海发现日向并没有集中精神。

——七海你啊,要是没有了游戏的才能的话,会怎么办呢?

——要是没有才能的话?

——就算再怎么沉迷游戏,玩输了也好,没能攻克难关也好,即使如此,七海也会快乐的玩游戏吗?

——嗯……我觉得这样也挺有趣的。我喜欢游戏嘛。

——即使是有别的拥有游戏才能的人存在,而且你绝对赢不了他,也是如此吗?

——人生不仅仅只有才能。

——诶?

——虽然刚刚的话是对千纱老师的现学现卖,但并不是因为拥有才能,才会拥有有趣的人生。创造与他人的回忆,才会生出比才能更重要的希望。

——啊……

——我觉得和日向同学玩很开心哦。

——是啊(笑),我也这么想。


    

说到这里七海刚好又完成一局。虽然日向想换游戏了,但七海不同意,想试试两人双打。

没有才能也可以拥有希望吗……这种说不定也不坏。


下课时,日向离开教室,听见周边传来吵架的声音。日向赶去时,发现是佐藤在呵斥九头龙,要她不要做阴险的举动了,而九头龙却以“吵死了”“关你什么事”“跟屁虫有什么资格说我”来回复她。佐藤举起右手要打九头龙时,日向赶到并拦住了佐藤。九头龙回头给了佐藤一个轻蔑的眼光,说再有下次就宰了她,然后离开了。日向跑去追赶九头龙,却没有听到背后佐藤的低语。

日向追九头龙到了两栋楼之间的走廊。日向劝九头龙不要这么做了,继续下去可能连预备课都会被开除,九头龙却眼角泛着泪光肯定着自己一定会进本科。她抹去了眼泪,说她不想在哥哥的光环下会被忽视,她讨厌这样的事实。日向想起了七海说的“人生不仅仅只有才能”,但也想到了自己努力进入希望之峰学园的理由。当他劝说九头龙努力创造与哥哥的回忆,而不要拘泥于才能时,九头龙菜摘大声反驳到,没有才能的人是没有资格和哥哥待在一起的。菜摘想抬头挺胸的站在哥哥旁边,只有被认同为超高校级的妹妹,才能待在哥哥身边。

上学的路上,日向回想起菜摘的话。“没有才能就没有资格待在一起”,他边走边望着自己的手。突然,他看到校门旁围着警察和警车,各个地方都被封锁线拉住了。他询问了一名路人发生了什么,路人回答他,发生了命案,转学生九头龙菜摘被可疑人士杀害了。

参见:黄昏症候群杀人事件

日向坐在喷泉旁的长椅上沉思着,然后他听到了旁边有人在说话。是小泉真昼在质问佐藤是否和那起杀人案件有关,而佐藤的回答含混不清,先是说“我确实想杀了她的”,后来又展示了自己手腕的疤痕,提及当小泉和九头龙同在初中摄影部时佐藤曾因为她们的口角而受过伤。小泉见她如此讨厌九头龙,颤抖的问她是不是果然是她,而佐藤摇头,淡淡的笑着说不是自己,希望小泉相信她不是杀人犯。

小泉走后,日向从藏身的树后出来,严厉地询问佐藤昨天去了哪里。佐藤仿佛神志不清拒绝承认自己和九头龙的死有关系。日向反驳到九头龙不会自杀后,佐藤使劲摇头并不断说着“不对,不对”,随后带着疯狂而狰狞的表情大叫着跑掉了。之后连续三天,佐藤都没有上课,然后在第四天,人们发现了佐藤的尸体。

当日向来到本科部,希望找到小泉询问事情的前因后果时,他被警卫拦住了。日向想要挣脱警卫的拉扯,但被后来的希望之峰学园警备部负责人逆藏十三一下子扔到了地上。日向跪起身,向逆藏表明他无法接受学校的解释,询问了事情的真相,而逆藏却回答他“女学生不幸被可疑人士杀害,而另一个女同学因为受到打击自杀了”“预备学科的代替者茫茫多,死一两个人不会有人专门关心的”。日向怒目圆睁,挥拳打向逆藏,逆藏反手一拳撂倒了日向。逆藏以看待渣滓的样子看着他,说预备学科都是铁屑,铁屑不会变成钻石的,凡人们还是去自我感动吧。日向反驳才能并不是全部,而逆藏却说他说得对,没有才能的人确实什么都不用想,得过且过就是无上的幸福。

日向还试图起身打逆藏,逆藏闪避后决定一次制服他。就在拳头快打中日向的鼻子时,雪染千纱及时的站在了日向的面前,拳头没有落下去。雪染给了他一张手帕擦擦鼻血,日向把手帕打在了地上,踉踉跄跄地转身走了。

傍晚时分,日向走过喷泉旁,而七海仿佛已经等他很久了。七海见到他笑了起来,问他要不要一起玩新出的游戏。日向摇了摇头,说自己有点事,有个必须去的地方。七海沮丧的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就在日向即将离开时,七海叫住了他,但似乎没有什么能说的,只好说了声对不起。日向脸上露出了辛酸的微笑,问七海有没有创造出回忆,七海想了想,说好像有的吧。日向对七海说要创造出很多回忆啊,你不仅仅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还有很多很棒的地方,七海红了脸,轻轻地笑了一下。

——那,再见了。

——好,明天见。


日向转身离开。他离开的时候在想着,他也想有自信,他也想有才能,他也能做这样那样的事。但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不过,也有只有无才能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雾切仁校长,还有黄樱公一天愿和夫坐在一起,讨论着受验体决定参加项目了。日向也终于来到了会议室,确定了自己要成为大家的希望。

第5话 终结的开始
日向回忆中七海的笑容

本来已经因为七海的鼓励而放弃了获得后天才能的日向,最终还是因为九头龙的死和逆藏说的话而参与了神座出流计划。当雪染检查日向的档案时,发现他的档案记录着他被休学了。

他躺在连着繁杂线路的仪器内。研究人员安慰他,他在醒来后最多会混乱一会,但很快就会恢复,而他会成为体现这座学园理想之人。在仪器的舱门关闭后,他回想起了与七海的相遇,回想起了七海的笑容,下决心要成为能向七海夸耀自己的人。

神座出流醒来,他的眼睛变为了红色。

第11话 再见 希望之峰学园

新世界程序中,狛枝凪斗带着日向创在1号岛上认识同学。日向向七海千秋说话时,在玩着游戏的七海暂停了游戏,进行了自我介绍,日向也介绍了自己。两人握手,相视着微笑。此时传来了画外音:

我想确认,希望和绝望,究竟哪一个更让我无法预料。

—— 神座出流


此处的场景是《超级弹丸论破2》序章中,日向与七海自我介绍的复现。

自相残杀的学园生活

超级弹丸论破2

DR2 本段内容出自《超级弹丸论破2 再见绝望学园》。
序章 欢迎来到弹丸☆海岛! 心跳加速校外教学大恐慌?

日向创在沙滩上醒来,眼前是耀眼的太阳光。狛枝凪斗半蹲着问他:“你还好吗?”,于是日向开始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

日向走进了希望之峰学园,突然整个眼前一片混乱……醒来的时候,他的面前只有一扇门,于是浑浑噩噩的推开走了进去。他发现这是一间教室,里面有其他15名学生。日向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有人突然提示他门会自己锁上,日向转身拉门,已经拉不开了。

当大家猜测这会不会是某种入学考试之类的题目时,教室中突然出现了一只玩偶兔,称自己为「魔法少女奇迹★兔兔美」,简称兔兔美,是十六名学生的老师。在众人还没有讨论出为什么玩偶会说话时,兔兔美突然提出,他们不会正常的在学校上课,而是会进行一次心跳加速校外教学。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教室四面墙壁像纸箱般展开,世界俨然变为了热带岛屿一样,日向在心中吐槽一定有哪里不正常。

在混乱过去之后,日向在沙滩上醒来,狛枝凪斗和他互相进行了自我介绍,但在混乱中的日向却无法想起自己超高校级的能力是什么。自我介绍结束的时候兔兔美突然出现,介绍了电子学生手册和他们之间收集的希望[羁绊]的碎片,然后狛枝便带领着日向环游全岛,与他人互相认识。他们发现了连接着另一座岛的桥,似乎那座岛是中心岛,中央有公园并且连向所有其他岛,但除了他们刚刚所在的1号岛外的桥都被铁门封住了。

当所有人都收集了最初的希望的碎片后,兔兔美带领大家到海边来宣布惊喜。短暂的讨论后,十神白夜指出这座岛可能是名为贾巴沃克岛的群岛。众人领到泳衣下海玩水,日向也放下了不自然感,准备下海的时候,天空从蓝天白云转眼间变得乌云密布。兔兔美似乎也很恐慌,说自己什么也没做 。椰子树上的电视缓缓亮起,屏幕中出现了一个黑影,用着邪恶的语调让他们来公园集合。

黑白熊在公园出现并介绍自己是学园的校长,说现在兔兔美带领的开心的校园生活没人想看,需要更有意思一点。兔兔美上前应战,但最终黑白熊打赢了,他按照自己的审美改造了兔兔美,再加了个是自己妹妹的设定,还把她的名字改成了莫诺美。黑白熊说,要把这场校外教学改成自相残杀校外教学,并介绍了学级裁判和处刑的规则。为防止大家的反抗,黑白熊召唤出了黑白兽来应对,并以莫诺美杀鸡儆猴,她在机枪前倒下了。在确认众人无法违抗他的话语后,黑白熊离开了。十神提醒大家,此时最要注意的不是黑白熊或黑幕,而是众人自己。

第一章 绝望Tropical
第二章 海与罚·罪与Coconuts
第三章 海风清香的死路一条
第四章 超高校级的机器人会做定闹钟的梦吗?
第五章 你向着名为绝望的希望展露微笑
第零章 像在前往修学旅行地的交通工具之中
第六章 这便是结束 ~再见,绝望学园~
终章 未来之前的一天

逃出新世界程序后

弹丸论破3 未来篇

DR1 本段内容出自电视动画《弹丸论破3 -The End of 希望之峰学园- 未来篇》。
第6话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日向创在贾巴沃克岛上看着宗方京助派遣的未来机关攻击型舰船向自己的方向驶来,眼中神座出流的意识苏醒了过来。

第12话 这永远是最黑暗的

日向径直走过走廊,身后是被他打倒的被洗脑的救援部队。

超级弹丸论破2.5

“梦”
详情请阅读:神座出流 (Alter Ego)
现实世界

日向唤醒了狛枝凪斗后,拉住他江之岛盾子的手将他拉了起来。日向告知了狛枝他是最后一个醒来的人。在拥抱了左右田九头龙后,日向将狛枝拉上船,此时狛枝的手已经变成了机械臂。随后,第77届生一起乘船离开了贾巴沃克岛

弹丸论破3 希望篇

日向融合了神座的人格与才能以后,成功唤醒了在新世界程序当中死亡的同学们,在得知未来机关的事以后,带领他们赶到未来机关总部进行支援。

在被破坏的未来机关大楼内,日向看到了已经死去的雪染,于是对着她的尸体说出了这样的话:

老师,我……终于找到自己重要的东西了。

那家伙[七海]说的没错:

(日向在这里看了看手中握着的七海的发卡)

才能什么的,有没有都无所谓,因为那并不是终点。

(日向握紧了手中的发卡并且闭上了眼)

但是,我也并不讨厌现在的自己,

虽然因为这份力量我做出了残酷的事[曾经变成了“绝望”]

但正因为我有力量,我才能把大家变回原样[让原本的大家都醒来了]

(日向睁开眼睛)这么想也并不坏。

“奇迹”什么的,只要努力总是有办法的!

(日向捏紧拳头,下定了决心)


随后77届的同学们出击,击溃了其他区域的强袭部队,这期间日向击溃了阻拦他的五名强袭部队成员(才能分别是将棋选手、悠悠球玩家、射击部、弓道部和柔道家),与御手洗见了面。

见到日向的御手洗称他为“神座出流”,并且马上退后用身体遮住了控制台,并且说这个希望由自己守护,痛苦和悲伤之类的事情已经够了,没有绝望[全人类狛枝化]的世界会很快到来。

无聊。[ツマラナイ。]”听到这些话的日向脱口而出,并且说“即使最重要的人死去也不会感到痛苦和悲伤,那种事情也能称作希望吗”,御手洗反驳道“你这样强大的人知道什么!我们都很弱小啊”。

这时,击溃强袭部队的其他同学从四处赶来站在日向身后,日向面对着御手洗说“即使是我也并不强大,所以,我在后悔”。

御手洗听到这句话说他也很后悔,后悔自己成为了江之岛盾子传播绝望的帮凶,希望之峰的毁灭、世界的崩坏,自己都难逃其咎。

即使现在不是还有很多人在死去吗!

如果不是我,你们都应该和平幸福的度过校园生活,不是吗!

如果不是因为我逃跑了……全都是我的错……

—— 御手洗亮太


听到这番话的日向表示“你如果真的这么想也无所谓……”,然后告诫他:既然想要消除绝望,因此甚至不惜刷新世界,把所有的东西都抹去,就别再逃避。

御手洗不明白日向的意思,现在的世界维持现状就好了吗?日向回答说,他不能把七海当做不存在的人,七海牺牲自己让大家活下来的事情他不能当做没有发生的事。

(有关这件事的详细情况参看狛枝凪斗七海千秋的页面中有关弹丸论破2第五章的部分)

二大猫丸这时候说“我们既然活下来了就要赎罪”,田中眼蛇梦也附和道“这就是幸存者的命运”。御手洗觉得“赎罪是不可能的,大家不可能被原谅”,索尼娅于是说“我们并不是为了能被原谅而赎罪”并且获得了左右田的点赞。

御手洗还是有些迟疑,因为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超高校级的欺诈师于是说“你的确犯了错,但是我们都一样”。

但是御手洗觉得自己和同学们不一样,因为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这也就全是自己的错。日向于是说“既然这样就来和我们一起吧”,看到御手洗还在迟疑,又说“我们以后都会与你一起的”。

接下来便是其他人的劝说:

——(欺诈师)(点了点头)
——(索尼娅)我很欢迎!
——(左右田)索尼娅桑说得对!
——(终里)我也赞成!
——(西园寺)想来的话就来吧!
——(田中)踏上修罗之路,虽远亦无怨悔!
——(二大)啊哈哈!说得好哇!
——(小泉)啊,确实说得好啊……
——(九头龙)别固执了,快来吧!
——(边古山)我赞成少爷的话。
——(花村)我的下半身说它也赞成!
——(澪田)好恶心!!
——(罪木)我……我觉得很开心……
——(澪田)你觉得开心?(澪田是在问罪木)
——(狛枝)你的才能是闪光的,我从前就这么认为。


但是御手洗还是有些固执,认为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于是日向说“没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左右田还走过来拍着日向的肩膀说“这家伙不也是预备学科的吗”,然后日向就苦笑着“喂”了一声。

看到大家真心接纳自己,御手洗决定和大家一起走,于是在洗脑视频播发完成之前几秒钟停止了程式。

在安慰过御手洗过后,日向说有个忙需要他帮,让他录制了以绝望残党的名义宣布对此次事件负责的视频,让大家认为这次的事件是由绝望残党所为而不是未来机关内部引起的。

视频中日向站在前排(离摄像机近的那一排)的正中间,左边是西园寺,右边是花村。

我们设下的游戏,你们玩得开心吗?

这样大家也就理解到了,未来机关是个多么无聊的东西。
就这么拯救世界而达成美好结局[ハッピーエンド],不觉得无聊吗?
所以我们要再次让世界染上绝望。
对世界来说,绝望是必要的。

—— 视频中日向说的话


御手洗设定好进行播发的程序以后,就随着大家一起上船离开了这里。

在上船的时候,日向与路边的苗木有过眼神接触,仿佛像是在和苗木说“你将会成为英雄”(宗方京助离开未来机关前对苗木说过的话)。

在船上,大家开起了烤肉派对,日向一开始没去参加,自己一个人望着海面,与七海的人格对话(参看七海的页面),直到狛枝见他不来喊了他一声:

日向君,再不来吃的话就没有了哦。

—— 狛枝凪斗


于是日向说自己这就去。

随后在苗木的独白镜头当中,有一个画面是日向与狛枝同框,两人各拿着一串烤肉。

其他

新弹丸论破V3 试玩版

在试玩版中,苗木、日向和叶隐出现在了游戏内。叶隐扮演尸体,而苗木和日向挤占了学级裁判中机望天海兰太郎的位置。此外,苗木、日向和女主赤松枫在试玩版中的宿舍是同一间。

新弹丸论破V3

设定集人物评价

人物 评价 人物 评价
狛枝凪斗 僕と似ているね
和我很相似呢
终里赤音 胸枕してやっから!
因为要做胸枕啊!
十神白夜 助手にしてやる
来当我的助手
七海千秋 ……起こしてね
……睡醒了哦
田中眼蛇梦 特異点を持っているのか
汝有特异点啊
索尼娅 褒めて遣わします!
故此授汝以赞许!
左右田和一 ソウルフレンド!
心灵挚友啊!
西园寺日寄子 おにぃ地味すぎ
哥哥太土了吧
花村辉辉 BLに興味ないの?
有没有BL的兴趣啊?
小泉真昼 頼りないなぁ
不可靠啊
二大猫丸 鍛え甲斐があるな
有好好锻炼的价值……
罪木蜜柑 いじめないでくださぁい
请不要欺负我
九头龙冬彦 兄弟の杯を交わすぜ
喝了这杯结义酒吧
澪田唯吹 ドラムやるっす!
来打太鼓的说!
黑白熊 せいぜいがんばるんだね
尽可能加油吧
边古山佩子 武芸者ではないな
不是习武之人啊
莫诺美 らーぶらーぶでちゅよ!
Lo~ve Lo~ve!

轶事

图集

参考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